新闻资讯
看《史记》里的众生百态:百年家学妙兵机,三个故事看孙膑
发布时间:2021-11-10 00:11
  |  
阅读量:
字号:
A+ A- A
本文摘要:孙膑的身世是个谜,司马迁言其为“孙武之后世子孙也”。有人曾怀疑孙武、孙胺是人,厥后有出土文物《孙武兵法》、《孙胺兵法》,才明证外脑确有其人。(新唐书. 宰相世系表》称孙武有弛、明、敌三子,孙膑是孙明之子。 这与(史记)中“孙武既死,后百余岁有孙膑”的纪录,在时间上又难以吻合。“脑”, 显然不是人名,它是古代削去髌骨的种酷刑,《太史公自序》 有“孙子膑脚”之说。那么,孙膑何以受到如此的酷刑,《史记》 里语焉不详。

华体会

孙膑的身世是个谜,司马迁言其为“孙武之后世子孙也”。有人曾怀疑孙武、孙胺是人,厥后有出土文物《孙武兵法》、《孙胺兵法》,才明证外脑确有其人。(新唐书. 宰相世系表》称孙武有弛、明、敌三子,孙膑是孙明之子。

这与(史记)中“孙武既死,后百余岁有孙膑”的纪录,在时间上又难以吻合。“脑”, 显然不是人名,它是古代削去髌骨的种酷刑,《太史公自序》 有“孙子膑脚”之说。那么,孙膑何以受到如此的酷刑,《史记》 里语焉不详。孙膑曾与庞滑同门学兵法,庞滑率先出山事魏,做了将军,却自认为才气不及孙膑,便黑暗派人召见孙膑。

孙膑到了魏国,庞涓因心田扭曲而滋生极端的嫉妒,就“以法刑断其两足而黥之,欲隐勿见”。显然,庞滑的目的是想让孙膑隐藏于世,不为人知。

至于,庞涓是如何设套让孙膑出山,如何用阴招让孙膑开罪受刑,而孙膑又是如何瞒天过海金蝉脱壳,挣脱了庞涓的监控,如何说服齐国使者,明修栈道暗度陈仓,用车将其载到齐国,《史记》 里没有相关纪录。虽然冯梦龙的《东周列国志》,将一些细节演绎得跌宕起伏,活龙活现,但终究是小说家之言,不行信。而司马迁则主要述录了有关孙膑的三个故事。其一,田忌赛马。

孙膑逃至齐国,获得了齐国将军田忌的厚爱,将其视为贵客,田忌曾多次与齐国诸多的令郎赛马,所下的赌注为可观,可是回报甚微,孙膑视察到他们的马,奔跑能力平分秋色而且都分上、中、下三等,便对田忌说:“您只管下大注,我一次能够让您获胜。”田忌相信孙膑才智特殊,听从了他的意见,用金与齐王及诸令郎赌胜。

临到角逐之时,孙膑耳语:“您用下等马应对他们的上等马,用上等马敷衍他们的中等马,用中等马敷衍他们的下等马。”三个循环竣事,田忌一 败两胜, 赢得了千金。

故事早已为人耳熟能详,看似博弈的游戏,实质却是李代桃僵,以最小的价格谋取最大的利益的原始而又生动的战例。孙膑的兵家思想,自然获得齐威王的赏识,不久,孙膑被任命为智囊,由此掀开了他辉煌人生的一一页。

其二,围魏救赵。魏国攻打赵国,赵国一时难以招架,便向齐国求助。

齐威王念与赵国比邻,又是友邦,若听任魏国肆意妄为,势必火烧自身,便计划命孙膑为将,领兵救援。孙膑则以为,“刑余之人不行”。

于是,齐威王改任田忌为将,孙膑为智囊,“ 居辎车中,坐为战略”。田忌得令后,“欲引兵之赵”。

孙膑连忙阻止:“知彼知己, 百战不殆”,“斗乱而不行乱也”。孙膑分析了其时的形势,魏国攻打赵国邯郸,势必集中全国之精锐队伍,以一举拿下为快,由此,海内的留守-定多有疏漏。

鉴于此,不如领兵急速前往魏国大梁,避实击虑,占据要津。魏军只能回马自教,这样既排除了赵国之围,又极重攻击了魏国,-箭而双雕。田忌根据孙膑的谋划,先是派人佯攻魏国的军事要地襄陵,虚张声势:然后声东击西,亲率雄师直扑魏国国都大梁。

大梁紧急,使钱车回物,由此,赵国得以解困,而孙微又在魏国的桂陵埋下伏兵,以逸待劳。一招致胜。迁回包抄,果真兼程赶回的魏军陷入圈套,齐军乘其疲惫,确实够“牛”,就连毛出其不意,攻其无备。孙膑的这把“牛刀”是古妙手。

”就连毛泽东也曾盛赞:“攻魏救赵,因败魏军,千古妙手。”妙手出招,自然难遇对手。更为经典的是第三个故事:诱敌深入,也就是孙庞斗智。

十余年后,魏国团结赵国攻打韩国,韩国求救于齐国。齐国依然由田忌、孙膑领兵,依然扑向魏国的大梁。

魏国统帅庞滑闻讯后,认定是孙膑故技重演,便立马转头。他要雪耻,他要正名,十多年了,他苦苦等候,终于等来了大好的良机。而此时齐军已越过疆域,进入了魏国之地,这显然对齐军极为倒霉。

魏兵素以剽悍武勇而著称,而齐军又以怯懦闻名,所以有“齐之技击不行以遇魏氏之武卒”之说。而孙膑则坚信:“ 善战者因其势而利导之”。

兵书上说:行军百里而争夺先机之利,就会折损上将军:行军五十里而争夺战势之便,至者仅为半。孙膑深谙兵法,他知道同门庞涓,也熟悉兵书。既然魏军向来看不起齐兵,那就爽性伪示以怯,诱敌上钩。于是,孙膑下令:“ 入魏地为十万灶,明日为五万灶,又明日为三万灶。

华体会

”孙膑减灶由十万而五万又至三万,貌似其军力已仅存三分之一,借以疑惑庞涓。庞涓见灶炊逐日淘汰,不由大喜:“我本就知道齐军怯懦,三天之内,士卒已逃跑了一半。

”于是,他自以为是,丢下步兵,只是率领轻兵锐卒,加速了行军的程序,追赶齐兵。孙膑估算着魏兵的行程,天黑的时候应当赶到马陵。而马陵门路狭窄,多有险阻,极适宜伏击。

于是,孙膑命人削去一棵大树的树皮,让大树露出白木,然后在白木上写下“庞涓死于此树之下”的字样。同时下令军中善于射箭的士卒,持弩万张,匿伏于门路两侧, 并约定:“暮见火举而俱发。”庞涓如期抵达马陵,抵达大树之下。

他见树上有字,+分好奇,便钻木取火,用以照明。树上的字还未读完,齐兵万弩齐发。

马上,魏军自乱阵脚,如同鸟惊兽骇,四处奔溃。此时,庞涓如梦方醒,但已无计可施,只能拔剑自刭,临死前,他徒然长叹:“遂成竖 子之名。

”马陵之战, 孙膑尽破魏军,因此而名显天下。“断足尔能行不足,逢君谁肯不酬君”,唐人周县的美誉,倒也恰如其分。


本文关键词:看,《,史记,》,里,的,众生,百态,百年,华体会,家学

本文来源:华体会-www.mingrujiaying.com